加释

特摄jojo嫣汐全职trans隅透
坚持走all赛all梦道路
最喜欢的来打是cross-z!
现在的我绝不言败!

p1 p2
赞美果冻龙!
胸前的透明件真的加分啊!!简直超绝好看!
打击感超强,喜欢格斗家的设定w
龙我用sclash driver的每一集都有很帅的很吸粉的镜头啊!特效也是非常惊艳了
(顺带一提创动5的龙我也做了非常棒的蓝色透明件w物美价廉

p3 p4
红爹实力吐槽build愈演愈烈的gaygay气氛w
看的时候也是被乐到了啊233
(而且明明很甜哪里恶心了x

奥特医生(2)

依旧是之前形状惊人的脑洞
依旧的私设如山
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以上

——————————

  7.高斯
  优秀的兽医,通常科技解决不了的问题就用自己本身的力量来帮助患病的怪兽解决问题。一般而言,诊断过程优美华丽,行云流水,因此收获了一大波的粉丝。
  据传言杰斯提斯医生经常有事没事找高斯医生攀谈,甚至还以“我来帮你吧”为理由牵走一批迷妹(明明不是一个专科)。
  (高斯医生一天下来总是很忙,大概是一些追求者们为了有理由见到高斯医生总是像狩猎一样可以找到受伤的怪兽吧x)
  (甚至媒体方面还有曝出一些女奥故意制造意外让怪兽受伤,迷妹的力量真是强大)
  
  8.艾斯
  整个光之医院唯一一位不需要工具就可以诊疗的放射科医生。
  透视、CT、造影、MR检查和介入治疗操作,多半用自己多样丰富的光线能力解决了,因此没有什么副作用,深得病患欢迎。
  (据说某病患A甚至在诊察过程中就被治好了x)
  
  艾斯医生同时还司职肿瘤科,通常参与一些切除手术。由于奥特断头刀非常的好使,有时候手术效率甚至超过赛文和赛罗两位动刀的好手。
  曾经被评为“技术最丰富的医生”,引起了众医生的不服气。
  (据悉泰罗医生曾经跑到艾斯医生的办公室大闹一场,后来被艾斯医生手起刀落砍下了头,被搁在办公室门口示众。从那以后艾斯医生的办公室也成为了最稳定的办公室。)
  (甚至医闹事件都没有发生过x)
  
  9.欧布
  欧布医生是从别院跳槽来的医生,目前还在光之医院实习中。
  经常会跑到别的医生那里借器材,借能力,有一次跑出去吃饭还借用了别的医生的身份名牌,被熟悉的病患们称为“医疗界债王”。
  曾经因为治疗的手法太过完美炫酷得伤害到了边缘ob的友军因而放弃使用原本的治疗手段一直在模仿别的医生的医治手法后来友人伽古拉受伤入院才记起了自己原来还有这么一个厉害的能力于是乎才再一次使用 。
  (戴拿医生经常在医院会议上暗示欧布医生和伽古拉朋友有、东西)

——————

依旧是形状惊人x
再次希望各位看的开心

Answer to a riddle

  昏暗的天空,淅淅沥沥的雨,黑暗的巨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慌乱的人群衬托了这怪人究竟有多恐怖。
  
  好像世界末日一般。
  
  在黑暗巨人的对立面,头顶着两个头镖的战士弯腰站着,扶着高楼,艰难地喘着气。
  
  “赛罗~太久没战斗了吗?怎么这几下就不行了~”贝利亚举起战斗仪,轻佻的嘲讽着已经疲倦得不行的赛罗。
  
  赛罗并没有被拨动,依旧保持着高昂的斗志:“少说废话。”
  
  “让我玩得更尽兴吧~”贝利亚再次挥动战斗仪,几步上前,再次发起了攻击。
  
  两个巨人又一次扭打在一起。
  
  不肖片刻,贝利亚两下精准的抽击再次打破了赛罗的攻势。
  
  “不错嘛赛罗,看来这么些年还是有所长进啊~”贝利亚一棍子抵住赛罗,抽着空再次对着赛罗骚聊。
  
  “哈……你才是吧。被本少打死了这么多次还总来找本少,真的不累吗?”赛罗撇开贝利亚的战斗仪,插着腰回复贝利亚。
  
  “瞧你话说的。”贝利亚转身,继续道,“我只是想占有这星球而已啊。”
  
  赛罗闻言也是眉毛一挑,这话他每次复活都要说一次,已经完完全全腻味了。
  
  “这星球……有什么吸引你的东西吗?”赛罗忍不住问。
  
  “你在干什么,我们现在是敌人啊?要问话也得打完架再说吧?”贝利亚转身面对赛罗,狰狞的样子似乎又要发动下一轮进攻。
  
  赛罗叹了口气,拔下头镖:“始终不能理解。明明,你也是堂堂奥特曼啊?。”
  
  “哼。”
  
  ————————
  
  战斗总是要分出胜负的。可这场战斗并没有。
  
  从日出打到日落,致命的攻势直到战斗结束都没有被他俩中的任何一个人打出,两人就这样以惊人的默契消耗着时间。
  
  “你就没有想要保护的东西吗?”赛罗扫视着附近的废墟,再一次向贝利亚体问。
  
  “喂喂。哪怕是反派角色也是有挂念的东西吧?”贝利亚反问。
  
  所以产生了这么大的执念吗。赛罗试图理解贝利亚的真实内心。
  
  “那么,”赛罗不为人知的叹了口气,“你究竟在执着着什么。”
  
  “想知道吗?”
  
  “想。”
  
  “那我就告诉你吧。”
  
  贝利亚测过身,望向了远方:
  
  “曾经,我是一个文化人,文凭是当初的光之国最高的。
  后来我加入了科技局,成为了科技局的管理层,一直到最后变成局长,我一直尽心尽力尽职尽责呕心沥血任劳任怨的在科技局干活。”
  
  “那你为什么……”
  
  贝利亚斜睨了赛罗一眼:“小兔崽子别打断我。”
  
  “哦哦好的。”赛罗乖巧的闭嘴。
  
  “我是一个执着的人,遇到问题不解决就很难受。
  直到我遇到那个问题,我无论耗尽多少心血,多少精力都不能解决。我想要明白,我想要接触真相!哪怕将它毁灭都无所谓啊!”
  
  “那问题是……”
  
  “为什么奥特战士在地球上只能行动三分钟啊!!”贝利亚嘶吼。

————————————

依旧私设如山
欧欧西严重
以及本文多半神经质了(x
不过希望各位喜欢!

【佐希】Alive

ooc ooc ooc
依旧是私设如山,不能用严谨的态度食用。
战争梗,沙福林大人梗
角色死亡预警!!不喜请指出!

——————————

  佐菲是宇宙警备队的队长,这是众所周知的。
  
  凭借着本身不俗的实力,沉稳的心态,华丽的m87光线,佐菲本人收获了一大批粉丝。在光之国时,走在路上时不时就受到各种各样的邀请,有后辈们的请教,也有同龄人邀请参加聚会。
  
  但无一例外的被佐菲以事务繁忙拒绝了。
  
  被拒绝的也都可以接受,毕竟队长一职也不会是好当的。不过佐菲也因此被挂上了“不近人情”“没有朋友的工作狂”这样的称号。
  
  但佐菲对此只是撇了撇嘴,毕竟自己在面对心爱的那只蓝奥时才值得抽出本来就不多的时间。
  
   某一天,希卡利来到了佐菲的办公室,交代近期科研的情况。看着佐菲没有差错的记下数据之后,希卡利慵懒的趴在桌子上,和之前工作的态度比起来完全是转了个大弯。
  
  “一起出去玩吧。”希卡利随口道。
  
  “好啊,”佐菲左手撑着头,右手握笔轻轻敲着桌子,“你定个时间吧,我跟奥特之父请个假。”
  
  没有想到佐菲就这样顺其自然的答应了,希卡利直坐了起来,认真的思考了片刻。
  
  “那……就五天后吧?”希卡利试探的问着。
  
  五天……佐菲在心里重复着这个数字。“为什么一定是五天后呢?”
  
  “啊……你这样问的话……五天之后我近期的工作就全都完成了,就可以空出时间了。好吗,佐菲?” 希卡利盯着佐菲的脸。
  
  “啊,没问题……”
  
  五天。佐菲再次在心中默默读了这两个字,眼灯不被察觉的暗了暗。
  
  听到了佐菲肯定的答复,希卡利也很高兴。
  
  “那就说定了。”言毕,希卡利拿起桌上的终端,挥了挥手离开了。
  
  对不起,希卡利,可能要爽约了。
  
  ————————
  
  四天后,奥特之父带着年轻强大的战士们出征历练了。
  
  本就稀松平常的事情,众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日子还是照旧过。
  
  可是,就在奥王他们走了不久,一队怪物天降奇兵一般落在了光之国的土地上。
  
   怪人们果断的展开了屠戮。不留给平民们反应的空隙。
  
  “按照那位大人的计划行事。”为首的怪人吩咐了命令,领着一堆人开始在光之国进行屠杀。
  
  街道上,巡逻的警备队员们迅速拉起了警报,可下一瞬就被怪人斩了。
  
  这是公然与光之国宣战的“组织”。
  
  战争,已经开始了。
  
  ——————
  
  宇宙警备队总部里。佐菲他们尝试着给奥特之父发送奥特签名,但是居然被一道围绕着光之国的立场所阻挡,不能与奥父的大部队取得联系。这意味着光之国完全失去了兵援。
  
  “怎么办,大哥?”泰罗看着佐菲,一副束手无策的样子。
  
  光之国留下的兵力并不多,入侵者光是看人数就已经超过战士们两倍了。况且强大的红族战士已经出征。留守的他们几个不知道可以坚持多久。
  
  佐菲坐在座位上沉思。
  
  “怎么会这样,”赛文狠狠地锤了一下桌子,“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入侵,还针对性的拉起了立场……”
  
  “就好像提前被通风报信一样。”艾斯接过赛文的话。
  
  又是一阵沉默。
  
  “大家拉起防线吧。”
   
  片刻,佐菲沉着脸开始布置任务。
  
  “泰罗,把训练营的战士们提前派上阵吧,弱一点的先安排在后方。”
  
  “赛文,想办法破除立场,与大部队取得联系。”
  
  “艾斯,带着光线打击部队,守住大本营。”
  
  “希卡利,回到科技局去,那里需要你。”
  
  而且科技局也更安全。佐菲没把话说完。
  
   “不行!佐菲!我……”希卡利抓住了佐菲胳膊。
  
  “你什么你。服从命令。” 佐菲本就阴沉的脸又沉下去几分。
  
  “我也编入警备队了,我也可以上前线的……我的战斗力……”
  
  “可是,”一旁的杰克突然打断希卡利的话,“身为科学家的你才是比身为战士的你更强力吧?”
  
  佐菲感激的看着杰克,说道:“是的。那么散会吧,希卡利你留下来一下。”
  
   众人无声地离开了佐菲的办公室。
   
  目送着最后一个奥特兄弟离开,希卡利又转过身,直直地盯着佐菲,却不说一句话。
  
  “我想听你的解释。”良久,希卡利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说。
  
  “没什么好解释的,”佐菲靠了靠椅子,“我不放心你,仅此而已。”
  
  “可是我的剑,一定会成为你强力的助手的……”
  
  “我说过了,我不放心你。”
  
  佐菲站起身,缓缓走到了视野良好的落地窗前,俯视着光之国的大地。“你是一个蓝族的科学家,你不应该在战场上抛头颅洒热血。这些事让我来做就好了。我是谁,你知道的。”
  
  “…”
  
  佐菲再次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到了希卡利的身边,凑近希卡利的脸。
  
  “我不会爽约的。这个事件结束了,就来一场货真价实的约会吧。”
  
  “好,说定了。” 希卡利握紧了拳头。
  
  ——————
  
   有些难以想象却并不出乎意料,光之国兵败如山倒。
  
  杰克率领的突击小组和泰罗领队的辅助进攻部队完完全全的被组织化解。几场意义不大的战斗下来,奥特战士们死伤惨重。本应该还在道馆里修炼的年轻的战士们真正站在战场上,不知所措,被敌人无情的将生命收割。
  
  一天过去,组织的人已经兵临城下了。
  
  新式的防具阻挡着艾斯率领的光线打击部队,甚至连艾斯的最强技奥特断头刀也没有起到很大的作用,仅仅是击退了一波攻势,给予光之国一个喘息的瞬间。
  
  奥特兄弟们已经被逐个击破。
  
  “银十字已经失守了,现在银十字的人全挤在我们这。”赛文沉着脸向佐菲报告现状。
  
  “科技局呢?”
  
  “还没有问题,战术武器还可以提供远程支援,所以现在我们还没有失守。”赛文点击着面前的终端。
  
  “……我亲自下去看看吧。”佐菲起身。
  
  “注意安全。”
  
  ——————
  
  佐菲出了办公室,并没有马上去到总部大厅,而是转身从后门离开总部,去门口见等着他的组织的首领。
  
  “大人,这两天的行动怎么样?”首领见了佐菲,献殷勤般问道。
  
  佐菲笑了笑:“干的不错。这样就可以赶在大部队回来之前完全占领光之国了。”
  
  “下一步该怎么做?”
  
  “你看着办吧,攻势加紧一些。”佐菲一抖披风。转身进入了总部。
  
  ——
  
  佐菲是整个反光之国组织最大的首脑,这是不为人知的。
  
  ——————
  
  第三天。
  
  攻击总部的攻势比前两天显然小了很多。佐菲对首领的行动表示疑惑。
  
  自己制定的计划完全没有针对科技局,莫非这家伙……
  
  本能让他一阵心惊,他决定自己去看一下情况。
  
  佐菲焦急的飞到科技局前,却只看到一片废墟。
  
  “怎么回事?”佐菲一把抓住了首领。
  
  “您的计划里貌似对科技局有很大的漏洞,今天我就带兵打了个闪击战,我……” 首领面对着眼前的“那位大人”的情绪转变,有些不知所措。
  
  “滚。”佐菲不听他说完话,一抖手将首领甩开,疾步走进科技局,走向那个熟悉的办公室。
  
  “您是要去找希卡利吗?”快步跟上的首领突然问。
  
  佐菲眼皮一跳。
  
  “说。 ”
  
   首领朝身后一伸手,取过来一个已经支离破碎的,完全没有一丝光明的计时器。
  
  佐菲不需要听首领说什么,他知道他的预感终于灵验了。
  
  他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
  
  希卡利的眼灯已经完全的暗了下去,整个人被一根骨刺贯穿,钉在了墙上。胸前本该嵌着计时器的地方已经空空荡荡,那闪亮时会像骑士般荣耀的计时器已经被当做战利品摘下,被佐菲轻轻捧在手里。各种各样的战斗铠甲的零件散落在希卡利身下,显然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战斗。
  
  “希卡利……”佐菲低低地叫着眼前蓝族的名字。
  
  “大人……你……”首领话刚开始说,佐菲一发m87光线精确的打上。
  
  快准狠,这么长的岁月以来,哪怕是年轻的时候都不能这么干净利落。
  
  一发光线打断了首领的话,也打碎了首领的脑袋。
  
  “我?我现在很生气,要怎么办才好呢?”佐菲举起了手。
  
  ——————
  
  “事情被希卡利奥特曼以自己的牺牲为代价结束了,他用自己的身体为引子,引爆了埋在自己办公室的大危机量子转换炸弹,融毁了组织的精英部队的大多数干员,奠定了战争胜利的基础。” 战后,佐菲用他独特的低沉的嗓音对光之国的所有人宣读着报告,引爆了会场的掌声。
  
  事后,希卡利得到了光之国最高的荣誉,佐菲同样也是。
  
  精英部队被佐菲一人屠杀结束后,佐菲带领着杰克的部队奇兵一般绕到了组织的兵营后方,给组织的部队打了个前后夹击。组织的首领已经死在了m87下,群龙无首,不出半日就被佐菲率军打败了。
  
  当佐菲提着骑士光线抵着组织最后的士兵的脖子时,士兵艰难的出声,问他:“大人,为什么?”
  
  佐菲神色没有波动,随手划断了他的脖颈,轻轻地说:“因为他死了,我最终的计划就不成立了。所以,请你们这些棋子消失吧。”
  
  

假如奥特战士都是医生(1)

只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怀疑脑洞
武艺高强的战士们以他们的特性变成医生
————————  

       1.初代
  初代奥特曼,是医院里的百科全书。他拥有着惊人的智慧和丰富的医疗知识,但凡遇到难解的疑难杂症只需要找到初代医生进行咨询,保准药到病除。
  
  2.佐菲
   精神科医生,也是医院里唯一的精神科医生就诊时会把病人带到一间小黑屋里进行不为人知的治疗。哪怕病人已经在多个医院里被确诊没救了,从小黑屋出来时总会精神饱满状态极佳。
   当被问到“发生了什么”或者“佐菲医生是怎么治疗你”时,患者总会说“这一切都是那位大人的计划。”
  这个是事件被列为红族医院不解之谜之首。
  
  3.赛文
   一位优秀的手术医生。他是唯一一个不需要医院提供道具的医生。需要用刀时就摸一下自己闪亮的头,需要电疗时就把手按在病人的胸前,如果患者是因为体内存在什么东西才需要动手术时,他甚至只需要在办公室里展示一下奥特念力就可以解决患者的问题。
   不过赛文医生每隔两个小时就会去洗一下头,美名其曰“刀具消毒”,经常被同事拿来吐槽。
  
  4.赛罗
   赛文医生之子,同样是一个优秀的手术医生。深得父亲自带刀具的精髓,以动手术时两把手术刀一起使用的双持技巧闻名,号称“双刀剑士”。每当有因为想要秀动刀速度而不小心杀了病人时,身体总会因为愧疚变成黄白配色,病人就惊人的复苏过来。因此哪怕赛罗医生的手术水准并不比赛文医生高超,但总是深得患者青睐(大概是手术成功率一直是100%)。
   (赛罗医生洗头的频率是每半小时一次,因此也被列为医院最干净整洁医生
  
  5.雷欧
  医院里最优秀的骨科医生,本身也是德国骨科出身。 因为丰富的正骨知识和正骨经验成为当代医术最高的骨科医生。但本身脾气很差,如果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麻烦错位时会粗暴的用腿强制将骨头踢回去,也因此深受诟病。
  (雷欧医生的武术是全院第一,因此哪怕将患者的骨头踢碎了也没发生过医闹事件)
  赛文医生也总是会提供经济支援,因此雷欧医生可以有恃无恐。
  
  6.杰克
  人称“归来的医生”,作为留洋归来的医生待遇异常的高。拥有着所有医生都没有的神器“看病火花”。每当遇到不清楚病症的患者出现时,他只需要火花一闪,就可以知道患者的病症和患者需要什么救助,也因此办事效率异常的高。
   (杰克医生曾经受到所有医生的联名驱逐,因为解决问题过于迅速导致了众医生的失业,因此对于火花的使用收敛了很多)

————————
形状惊奇的脑洞(•́ω•̀ ٥)

【贝赛】探索着真正的你

ooc,重度ooc
私设如山
请不要用科学严谨认真严厉的态度对待任何一个部分!!(重要)

————————————

  贝利亚这个名字,赛罗从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了。
  
  一直以来,父亲都是以这个名字来教育他,一定要走上正轨,一定不能被黑暗蛊惑。 但每次赛罗执意的翻出贝利亚的照片,仔仔细细的盯着看时,总是觉得这份黑暗背后一定有他的理由。
  
  这样的人,一定不会是被黑暗蛊惑的。
  
  在光之国中新一代最强的战士,赛罗的思想挺危险。
  
  有着这样的思想的赛罗每次遇到奥特之父时,总是缠着奥特之父问来问去。“贝利亚是个怎样的奥啊?”“他以前是很厉害的奥吗?”
  
  可怜的肯只能一边挠着头一边认认真真的向赛罗解释。不过收尾时总会来一句“一定不要像贝利亚那样充满黑暗啊!”
  
  不过早已认定贝利亚是个好人的赛罗完全是充耳不闻。
  
  偶尔的,赛罗来到那个盒子一样的监狱旁边时,总是会呆呆的看着那个黑匣子。
  
  违背了整个光之国的男人,一定会很厉害吧。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黑暗的奥特曼满怀憧憬,可是就是觉得这个男人很厉害。 自己的父亲虽然是圆中央的儿子,但是自己却在对一个黑暗的奥特曼有兴趣。
  
  像叛逆期的少年故意做错事一样。
  
  赛罗深深的迷恋上了这样的感觉,迷恋上了这传说中背叛了光明的奥特曼。
  
  年轻气盛的赛罗进入了奥特道场接受训练,拥有惊人天赋的他很快的超越了同龄的奥特曼,并且力量还在不断变强。
  
  一定可以,一定可以攀得更高,攀到最高,最后真正的触碰他。
  
  这样的赛罗日益增进着,不断的变得更强。 纯净而强大的光明气息完全可以得到所有前辈的赏识。
  
  “今天的训练做的不错,赛罗。” 披着红披风的泰罗教官拍着赛罗的肩。
  
  “能不能有些奖励啊?”赛罗乐呵呵的半开玩笑。
  
  “你说吧。”泰罗也没有介意。
  
  “那我问个问题咯?”
  
  “问吧。”
  
  “那个……贝利亚是怎么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呢?”
  
  泰罗闻言眼灯一闪。
  
  这贼罗,整天贝利亚贝利亚的莫不是要步了贝利亚的后尘? 光之国的好苗子可不能就这么流走了啊!
  
  泰罗这边冷静分析,赛罗按耐不住了:“奖励啊教官快说快说!”
  
  “啊……是接触了等离子火花塔的光芒……” 还在思考的泰罗不带脑子的就回答了。
  
  “谢谢教官!”赛罗开开心心的就溜了。
  
  啊…说漏嘴了。泰罗望着赛罗的背影,无言
  
  等离子火花塔,那可是光之国的能源基地。贝利亚居然能潜进入摸一下,实在是……
  
  太厉害了。
  
  赛罗一心的危险思想,不知不觉也来到了等离子火花塔底下。
  
  要不就试着进去吧。
  
  赛罗抬着头,默默的想着。
  
  不过他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少爷身份,轻轻松松的就进去了。

      很顺利的来到了塔顶。
  
  即使赛罗现在正站在那闪耀夺目的那道光前,他还是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自己正在做什么。
  
  这就是那份力量吗?
  
  赛罗站在这夺目却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前,姿态虔诚。
  
  没一会,鬼使神差的,赛罗伸出了手,现在的他只想要拥抱这支撑着光之国的力量,让那个男人变得强大的力量。
  
   手讲触未触之时,
  
  “赛罗!”赛文严肃到令人惊惧的声音传来。
  
  赛罗整个人身子一僵。
  
  赛文大步靠近,一把抓住赛罗的手,狠狠一甩。惯性使得赛罗狠狠一跌,楞楞的坐在地上。
  
  赛文除了可怕的严厉和怒气之外没有任何感情,他指着坐在地上的赛罗,语气激愤:“你最近都在干什么!整天的打探贝利亚的消息,难道你也要像他一样堕入黑暗吗?”
  
  赛罗低着头,
  
  不是这样的,父亲。
  
  可终究还是一言未发。
  
  赛文也直挺挺的立着,直到其他警备队员来押走赛罗,他还在沉沉的出气。
  
  “把修行甲拿来,帮我联系雷欧。”
  
  ——————
  
  和雷欧修行的一大段时间里,赛罗一直在思考自己之前的那些行为 。
  
  不是想要堕入黑暗,只是想要切身的感受一下那个男人一切的故事,明白他的一切,知道他的一切。
  
  赛罗不知道这算不算病态。他一向向往光明,一直以来都在让自己变得更强,让自己的力量成为保护宇宙和平的一部分。
  
  可是一提到那个男人,赛罗的价值观也就随着改变了。他想要相信那个男人背后有不为人知的心酸的故事。
  
  贝利亚。
  
  修行的时候,雷欧明明确确的告诉了赛罗:贝利亚又出现了。
  
  赛罗扒着修行甲就想去找贝利亚。
  
  然而被雷欧一脚踹飞之后被训了一遭,大概是你是光之国最年轻强大的战士,你内心纯净的光明不该被玷污云云。
  
  赛罗于是就耐着性子,总算是完成了在雷欧门下的修炼。
  
  在雷欧的许可下,脱下了修行甲的赛罗极速飞到了怪兽墓场。
  
  终于见到了那个人。
  
  贝利亚近乎疯狂的在破坏一切,将一切可憎之物召唤现世,控制在手下。光之国的战士们都在勉强抵御着他的进攻,就好像被一个人包围了一样。
  
  总之就很强大。
  
  到场的赛罗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般激动,也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失态,只是按部就班的清除面前的怪兽,一点点的朝着贝利亚靠近。 努力着亲自去面对他。
  
  贝利亚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份异于一切的,好像水晶一样的光明。他回过头,只看到一个缓步向他靠近的年轻的奥特战士。
  
  “嗯?真不错。”贝利亚面对着突破了千军万马的赛罗,难得的一声称赞。
  
  “我是赛罗,赛罗奥特曼!特地前来将你的黑暗制裁!” 赛罗昂起头,高声宣战。
  
  贝利亚并没有急于发起进攻,而是稳步朝着赛罗走去。
  
  相互走进之下,两人已经是面对面了,贝利亚却又将头往前一凑,靠近的程度甚至已经互相可以清楚的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我的黑暗,可不是你这样的小鬼可以洗清的。” 贝利亚有些戏谑。
  
  虽然你的光芒,足以照亮一切黑暗。
  
  面对着赛罗,贝利亚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少年身上的光明气息确实已经让他震撼。不过自己已经回不了头了,就让一切也随着毁灭吧。
  
  宝石,也要抓碎在自己的利爪里。
  
  
  
  亲耳听到了贝利亚这样的答复,赛罗也是禁不住有些恼火。
  
  既然洗不清,那就让我用拳头,打出通往你内心的路吧。
  
  赛罗后退一步,挥起拳头。
  
  ——————
  
  打斗很久,也很凶狠。
  
  赛罗将所有的暴戾和凶恶外漏,贝利亚在震惊之中只有抵挡和找机会反击。
  
  我想要理解你的阴暗,想要明白你的狂傲和桀骜。既然你不想告诉我,就让我用力量来揭示这一切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贝利亚在不甘的怒吼中展示了他的无力,赛罗结结实实的一下击中了贝利亚的面部。
  
  “集束射线。”光线准确的射中了贝利亚的计时器,在贝利亚身体的爆炸中,一道微弱的光从中透出。
  
  这就是想要的真相了。
  
  赛罗伸出手,引导着这一道光进入他的计时器。
  
  随着光线的进入,各种各样奇怪的感情随着爆发在他的心尖。嫉妒,愤懑,厌恶,绝望,心焦力竭。是来自贝利亚的。
  
  这就是贝利亚的内心吗?
  
  时隔这么多年,赛罗终于完完整整的接触到了贝利亚。这就是他的一切,真的只是纯粹的负面情绪。
  
  赛罗轻蔑的笑了笑,似乎嘲笑的是自己,嘲笑自己莫名其妙的执着。
  
  原因还是纯粹的简单。 就好像自己多年的心思被践踏了一样。
  
  也不是厉害的人物嘛。
  
  赛罗轻轻的捡起了破碎的,属于贝利亚的计时器,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贝利亚奥特曼。
  
  你的那份黑暗,我会记住的。
  
  燃烧着的废墟中,年轻的战士静静地站着,独自思考。

【希赛】卖挂的和开挂的

  不知道出了个什么任务,赛罗被警备队员们扛了回来。
  
  “发生了什么??”闻讯而来的希卡利一把推开围观的群众,制止了救护队的行进,仔细的看着赛罗。
  
  “希卡利你干什么?老子要救儿子!你只是科技局的不是银十字的,快滚!”七爷用冰斧指着希卡利。
  
  听到这些话的希卡利怔住,僵硬的后退一步。
  
  赛文瞥了希卡利一眼,指挥救护队行进。
  
  看着被抬走的赛罗,希卡利身心俱疲。
  
  他发现了他什么都做不到。
  
  千里迢迢地去给赛罗送去胶囊,最后还是打不过极恶贝利亚。哪怕自己拥有再多的黑科技,在这个习惯了远征的浪子面前永远也只是无用功。就算他可以私自动用光之国的黑科技超远程协助打击,他也不能一直关注赛罗。
  
  为什么自己这时候就这么废物。
  
  希卡利握了握拳,下定决心一般,疾步走回了实验室 。
  
  ——————
  
  五天后。
  
  “诶你们知道希卡利怎么了了吗?”一起工作的蓝族同事发现希卡利假请的也太长了。
  
  “不知道。”其他蓝奥一律摇头。
  
  “没有他超光速粒子打击做不完啊……”一阵嘀咕声,同事来到了希卡利专属实验室门前。刚抬手想敲门,就发现门前貌似叠着什么东西。
  
  同事蹲下一看 ,
  
  md这不是研究资料吗?
  
  同事再随手一翻,翻出了一张纸条。
  
  超光速粒子打击机器实验研究资料,还有后续的猜想,自己试,这边有非常严重的事情。(*๓´╰╯`๓)♡——希卡利。
  
  同事:…
  
  ——————
  
  一个月。
  
  希卡利一直埋头工作,一个月日夜不停地肝着他想要的研究成果。
  
  一定要让那个狂傲的少年更强。
  
  “完成了。”
  
  希卡利大出一口气,将这一个月来一直在摆弄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摆在桌面。
  
  神秘四奥胶囊,真不错。
  
  疲倦的希卡利靠在椅子上,整个人就想这样睡过去,但想到那个少年可能已经快康复了,怕赛罗这样就再出征的希卡利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医院。
  
  “赛罗?”希卡利在门前轻声问。
  
  躺在床上的赛罗显然有些错愕,但还是点点头让希卡利进来。
  
  希卡利走到赛罗床边,坐下,郑重地捧着赛罗的手,将四个胶囊塞到了赛罗的手里。
  
  “啊,这是?”赛罗看着手中的四个胶囊问。
  
  “这是我为你做的,拥有神秘四奥能力的胶囊。”
  
  “诶?这东西挺麻烦的吧……”赛罗挠了挠后脑勺。
  
  希卡利轻声笑了:“没事,应该的,以后别再伤了。”
  
  赛罗点点头:“一定。”
  
  希卡利也乐了。
  
  “那个……”
  
  “嗯?”
  
  “谢谢。”
  
  听到这话的希卡利直接一头栽到了赛罗的床上。
  
  居然睡着了……
  
  床上的赛罗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终归还是没叫醒他。
  
  ——————
  
  从那天起,众奥反应貌似赛罗开始经常出入科技局了。

国庆节(4)新的一年

  在恭迎新一年到来的同时,光之国国庆汇演也在同一天进行了 。
  
  ——————
  
  第一个出场的是雷欧和阿斯特拉。
  两兄弟上台后,首先由雷欧表演了招牌的雷欧飞踢,引起了台下众多粉丝的尖叫。
  
  在哥哥完成了动作的同时,阿斯特拉几步向前蹲下,双手上举,雷欧双手一搭,再次完成了一个奥特双重闪光。你
  
  “两兄弟配合真棒。”台下七爷酸溜溜。
  
  ——————
  
  接下来出场的是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走到台中的时候,会场内一个方阵突然爆炸,宇宙警备队的汉子们纷纷掏出摄像机,还大声的叫着“梦比优斯!梦比优斯!”。
  
  梦比优斯看了过去。
  
  那个红彤彤的是泰罗教官吗?!都快炸了喂!
  
  …
  
  在警备队奋力的打电话下,梦比优斯在热闹的气氛中表演了去地球历练时前辈所传授的力量。
  
  警备队的昭和前辈们泪流满面。
  
  ——————
  
  秉持着梦比优斯带来的热闹的气氛,欧布揣着他的奥特口琴上台了。
  
  简单的说了几句后,欧布歪着头,举起口琴,吹起了整日吹的曲子 。
  
  伽古拉:头疼。
  
  欧布吹的悲戚的曲子让会场静了下来,整个会场都沉浸在欧布的孤独和悲伤中,是非常精彩的演出。
  
  同时表演的还有捷德的演唱,清脆的歌声博得了众人的喜爱,第一次登场的捷德也是收获了大票粉丝。
  
  尤其是台下一坨乌漆嘛黑蠕动的贝利亚,内心波动都已经写在了脸上,甚至想要飞上台。
  
  ——————
  
  下一位是艾斯奥特曼。
  
  艾斯上台之后一言不发,大喝一声“奥特断头刀”直接一发奥特签名发出,“立!击!斩”,从头部的能量穴抽出了能源锯齿形状的光轮,一甩手扔出。
  
  在众人吃大惊的眼神中,艾斯再次发出奥特签名,抽出能源,施展自己最强的招数断头刀·射击,绚丽的禁忌光线技引来台下女奥们阵阵尖叫。
  
  奥特兄弟们:学不来学不来。
  
  ——————
  
  赛罗带着他的几个伙伴们上台了。
  镜子骑士抱着一个吉他,红莲火焰背着他的贝斯,詹伯特坐到了已经摆好的架子鼓后面。
  
  最后上台的是赛罗。
  
  穿着究极铠甲的赛罗拿着一个话筒,慢悠悠走到了台中,回头一点头,以詹伯特狠狠一下敲击为引子,四人开始乐队的表演。
  
  在赛少被七爷的头镖威胁着给赛罗打call的警备队成员以及迷妹们的捧场下,最终完美收官,完成了一场热闹的演出。
  
  赛文:感情这傻小子是不和我耍光线可以表演的更精彩吗?
  
  ——————
  
  

【梦赛】为了你而凶狠

  “啊啊啊赛罗你快回一趟光之国吧!!!突然来了一支奇怪的武装部队我们就要打不过了啊!!”
  
  “呸梦比优斯前辈你别和我扯皮,那些老家伙怎么可能干不过随便哪来的宇宙武装部队!!”
  
  “诶诶诶你去的话今晚的宇宙警备队聚餐就可以如期举办了啊啊啊!!”
  
  “想借用本少的力量!还早两万年呢!!”
  
  终极赛罗,穿越
  
  梦比优斯欲哭无泪。
  
  ——————
  
  磨了老半天嘴皮子,给赛罗说跑了,梦比优斯坐在地上沉思。
  
  算了,打不了和那群暴徒多磨一会,何必发信号求万年野来gank。
  
  梦比优斯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朝着光之国飞去。
  
  ——————
  
  “想赢本少爷,你们还早两万年呢!”
  
  飞着飞着,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梦比优斯猛一停,扭头一看。
  
  诶??怎么闪着红的计时器的赛罗在打架啊喂?!
  
  话说为啥还打不过啊!
  
  梦比优斯急,一个猛扎子扑下去,快要落地时狠狠一踢,把踩着赛罗的那个家伙踹了个老远。
  
  “你……?” 梦比优斯看向赛罗。
  
  “我……”
  
  “啊……?”
  
  “怎……攻击要来了!”
  
  梦比优斯一听坐在地上的赛罗的提示,斜刺里一个鱼跃,但啪叽一下摔到赛罗身上。
  
  “啊啊啊你干啥!!”整个人躺在地上的赛罗脸红心跳,推开梦比优斯 。
  
  “我……”梦比优斯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站了起来。
  
  看着地上的赛罗,梦比优斯一阵腹诽。
  
  从被赛罗奥特两万年到沉思到飞回光之国,掐指一算也没个半小时,怎么赛罗就在这挨打了?
  
  梦比优斯扭头看了看那边的敌人。
  
  诶卧槽貌似还是入侵光之国的那伙人啊??
  
  援军吗?
  
  啊啊不但打搅我和泰罗教官他们聚会,居然还敢踩着光之国第一可爱的赛罗打?
  
  这么一想的梦比优斯突然窝火。
  
  摸了摸左手的梦比优斯气息提剑就冲了上去。
  
  “喂你?……”赛罗还躺在地上。
  
  “一个人也敢冲上来吗?吃我一……”刚踩着赛罗的那个貌似头目的敌人晃了晃脑袋,一边嘲讽一边迈着大步走过来。
  
  然后就被一刀切了。
  
  “……”其他敌人无言以对。
  
  无视身后的爆炸,梦比优斯再次疾步向另一个玩意冲去。
  
  …………
  
  从梦比优斯离开赛罗到战斗结束不过区区十分钟。
  
  已经坐起来的赛罗看着这一切有点头晕。
  
  你这么猛还来找我支援整啥玩意?!
  
  “没事吧?”不远处的梦比优斯轻声问。
  
  “啊啊当然没事,”赛罗回过神,“这点程度还不至于让本少爷难堪。”
  
  梦比优斯走到赛罗身边,轻描淡写的坐下。
  
  “终极铠甲的穿越能力果然太勉强吧?以后还是少用哦?”
  
  “还不是你一定要我去帮忙……” 赛罗嘀咕。
  
  “那也不至于这样啊……”
  
  “……”
  
  赛罗不知道说什么。
  
  休息了一会,梦比优斯起身要走。
  
  “啊啊,那个……”赛罗突然说话。
  
  “怎么了?”
  
  “很抱歉耽误了你的时间,我……我也回一趟光之国吧……”赛罗头别向一边。
  
  梦比优斯愣了一下,突然笑了一声。
  
  “好啊赛罗,不过不要勉强现在的自己哦。”
  
  赛罗转过头,看着梦比优斯,认真点头:“嗯。”
  
  “那么现在动身吧,需要搭把手吗?”梦比优斯伸出手。——

乡♂土♂生活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小镰刀?
  
   ——————
  
  “啊啊啊可恶啊贝利亚!你已经八天没去地里了,收获季我们吃什么!”大清早,醒来的赛罗一翻身骑在了贝利亚肚子上。
  
  “嘛我们可以去隔壁我儿子家吃饭嘛,活的下去的。”贝利亚半眯着眼。
  
  赛罗:“离。婚。”
  
  贝利亚:……
  
  ——————
  
  五分钟后,贝利亚扛着百万种地仪出门了。
  
  来到了菜地。
  
  为什么都地都干了?
  
  扛着百万种田仪的超银河种地国皇帝束手无策。
  
  “光辉赛罗!”
  
  贝利亚看着土地慢慢变回肥沃,他一回头,
  
  看到自家媳妇一身金色白色的站在田边。
  
  “看啥,干活去。”
  
  “再吵我先干了你。”
  
  ——————
  
  超银河种地国皇帝忙碌了一个下午。
  
  “好饿。”
  
  赛罗趴在床上:“去捷德家吃东西吧?”
  
  贝利亚盯着赛罗的腰身:“不想。”
  
  赛罗歪头:“那你想吃什么?”
  
  贝利亚摸了摸下巴:“想吃兔子。”
  
  赛罗:……
  
  贝利亚扑到床上。
  
  赛罗:啊啊啊轻点♂
  
  ——————
  
  到了捷德家,
  
  捷德:“啊父亲你变黑了,是不是又去种地了?”
  
  贝利亚:“吃你的饭,再问老子打你。”
  
  赛罗:“呸你这个死鬼怎么这样和你儿子说话!”
  
  贝利亚:“儿子乖,吃饭,跟你说哦爸爸这个季度的农产品包爽。”
  
  捷德:……
  
  ——————
  
  在田埂子散步。
  
  贝利亚捏着隔壁奥父家的稻米:“兔兔是真的好吃。”
  
  赛罗:“不许叫兔子!”
  
  贝利亚继续捏:“待会还想吃。”
  
  赛罗:“不行!”
  
  贝利亚一转身,捏着赛罗下巴:“那我真不吃了?”
  
  赛罗扭过头不说话。
  
  “走,回家吃宵♂夜”